周边 新宝6新闻网
0571-64718371
举报电话: 0571-64734823
新宝6市新闻传媒中心 主办
您当前的位置: 新宝6新闻网 > 新闻中心 > 周边

微信扫一扫分享

奔向高水平全面小康 浙江持之以恒推进协调发展纪事
2019-09-09 10:04 来源:浙江在线

浙江在线9月9日讯(浙江在线记者 陈文文 许雅文)“千钧将一羽,轻重在平衡。”新中国成立以来,“七山一水二分田”的浙江,在大踏步向前发展中不断缩小贫富差距、城乡差距、区域差距,让共同富裕的梦想照进现实,协调发展是制胜要诀。

70年,城乡巨变。一组数据令人震撼:从47元到27302元!1949年,浙江农村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仅47元,2018年已达27302元。农村常住居民年人均可支配收入首次破万元的省,是浙江;全国首个完成脱贫攻坚任务的省,是浙江;城乡收入差距最小的省,还是浙江。

行走浙江你会发现,无论是省会城市杭州,还是偏远的丽水乡间,基本上做到了“发展同步、服务同质、管理同化”。在这里,城乡实现“无缝对接”;在这里,村里人像城里人一样,享受公共服务和便利生活。

浙江的和谐发展,离不开协调发展理念。在协调发展实践中,浙江走出一条新路。

城与乡,携手阔步向融合

“把城乡发展作为一个整体,科学筹划、协调推进,形成以城带乡、以乡促城、城乡互动的发展格局。” ——摘自《之江新语》

新中国成立70年来,浙江成为全国城乡发展差距最小、城乡居民收入最高的省,2018年城乡居民收入比为2.036∶1。

全国城乡收入差距最小的省,为何会是浙江?

浙江并非“天赋异禀”。改革开放以来,浙江乡镇企业异军突起,一部分先富起来的农村率先城镇化,城乡发展差距逐渐拉开。本世纪初,全省还有26个欠发达县和300多个欠发达乡镇。

全面小康,重在“全面”,难在“全面”。这个“全面”,既要城市繁荣,又要乡村振兴。

改变何以发生?时间追溯到2003年,时任浙江省委书记习近平同志提出要统筹城乡经济社会发展,走以城带乡、城乡一体化的路子,在加快城市化进程、促进农业劳动力转移和农村人口集聚上取得新突破。

一本薄薄的户口本,体现了“乡”到“城”的巨大跨越。

2013年9月,德清开展户籍制度改革,取消农业和非农业户口之分。农民不仅能享受与城里人同等的权益,而且依然持有林地、田地、宅基地等“农家资产”。通过农房集聚改造,成千上万的农民搬到新村,享受着“出门有菜场、有学校、有医院”的便利生活。

耕者有其田,致富奔小康,这是中国农民的梦想。而德清通过户改抹平了身份证背后的33项城乡待遇差异,让农民的梦想得以实现。

要促进城乡协调发展,勇立潮头的浙江,还要站得更高一点、看得更远一些、谋得更深一层。浙江从深化改革入手,不断破除城乡制度壁垒,探索经济、环境、社会等各方面的可持续发展。

吴建东,义乌市廿三里街道里兆村村民,他搁置了11年的安居梦今年终于成真。

此前,吴建东获批宅基地已有11年,却因本村建设用地紧张,宅基地审批迟迟无法落地。今年初,吴建东竞得福田街道西张村一间半宅基地,成为浙江农村宅基地跨村安置的首位受益农户。

2015年3月,义乌成为全国农村土地制度改革试点地区,并在全国率先建立农村宅基地所有权、资格权、使用权“三权分置”制度体系,

破除了城乡建设用地市场二元结构。在此基础上,义乌继续深入探索宅基地使用权跨村跨镇街落实。

放眼整个浙江,不管是户籍制度改革、“三权到人(户)、权跟人(户)走”,还是农村土地制度改革探索“三权分置”等,都有效促进了城市生产要素向农村涌流、城市公共服务向农村覆盖、城市现代文明向农村辐射。

“城市和乡村是一个谁也离不开谁的生命共同体和命运共同体。”省政府咨询委员会专家顾益康表示,浙江统筹城乡发展,让人们对城乡关系有了更深刻的认识。

70年来,无论是城乡收入比持续下降,还是城乡居民“同等待遇”渐成现实,浙江一直靠改革驱动,协调城乡发展。在“最多跑一次”改革的推动下,浙江全面推进办事“一窗受理”向县、乡、村延伸、下移,让农民办事像城里人一样便捷。这也正是新时期城乡协调被赋予的新内容。

山与海,区域协调一盘棋

“推进‘山海协作工程’,就是要通过发达地区和欠发达地区全方位合作,有的放矢地加大工作力度,做长欠发达地区这块‘短板’,使全省各个地区的人民共享经济社会发展成果。” ——摘自《之江新语》

浙江,不仅仅城乡收入差距最小。人均GDP最高的杭州与人均GDP最低的丽水,人均GDP之比为2.18∶1,在几个沿海发达省中,也是最小的。

16年前,时任浙江省委书记习近平同志作出的“八八战略”重大部署,其中一个方面就是“进一步发挥浙江的山海资源优势,大力发展海洋经济,推动欠发达地区跨越式发展,努力使海洋经济和欠发达地区的发展成为我省经济新的增长点”。

在“八八战略”指引下,几届省委坚持一张蓝图绘到底,一届接着一届干,把山区和海洋一同规划、保护、开发和建设,使山区和海洋成为发展的新战场,极大地拓展了浙江的发展视野和发展空间。

北起临安清凉峰镇,南至苍南大渔镇,如果用一条直线连接起来,出现的是一条区域发展不平衡的分割线——“清大线”。直线西南侧,群山绵延,耕地稀缺,包括丽水、衢州全境,杭州的新宝6、淳安,以及温州的苍南、泰顺等县市部分区域,是我省发展相对落后的地区;直线东北侧,水系纵横,土壤肥沃,集聚着自古繁华的杭嘉湖绍平原及甬台温等地,经济社会发展总体趋好。

如何跨越“清大线”?山海协作,成为浙江特色的区域协调发展路子。山海协作从一开始就着眼于全省生产力和人口的空间布局优化,是促进发达地区加快发展、欠发达地区跨越式发展的携手共进式协调发展。

今年5月,随着一声鸣笛,一列满载着70个标准箱货物的集装箱海铁联运班列从铁路丽水站驶往宁波舟山港,标志着“丽水—宁波舟山港”班列顺利开行。靠山不靠海的丽水,随着海铁联运班列的开通,拥有了自己的“港口”,一条铁轨让“山”与“海”联姻了,也让丽水对山海协作有了新的认识:向海借力、借船出海!

浙江拥有港口优势,但山区没有港,山海协作实现了资源共享。丽水和宁波结对,构建海铁联运通关一体化,提高了丽水的开放水平。

党的十八大以来,山海协作工程成效明显,浙西南地区获得了项目、资金和人才,实现了加快发展;沿海地区获得了要素资源和发展空间,实现了加快转型。全省与26个原欠发达县结对的发达县(市、区)从30个增加到43个,同时在县县结对、部门结对的基础上,拓展了村镇、村企等的结对。目前全省已有各类山海协作共建平台32个,“山海协作工程”成为推动区域协调发展的重要动力。在衢州,山海协作产业合作项目所创造的经济增加值,已占全市生产总值的35%左右。

去年,我省提出打造山海协作工程升级版,实现更高质量的区域协调发展,以创新合作为重点推进新时代山海协作。把山海协作平台打造成为项目孵化的摇篮、人才集聚的高地和成果转化的桥梁,推动协作内容从传统产业梯度转移更多向创新成果转化落地转变。

基础设施建设还将不断推进——交通仍是山海协作中需要补齐的短板之一。目前,文成、泰顺两个县高速公路建设加快推进,26个加快发展县加快融入杭甬温1小时经济圈。结合实施大通道建设行动计划,我省进一步谋划实施山区对外高铁高速通道,优先补齐浙西南山区基础设施短板,构建全省一体化的综合立体交通网。

协作发展平台将不断升级——“飞地”园区、生态旅游文化产业园、山海协作产业园三类平台将成为重点。例如萧山和龙泉,在已经成立8年的山海协作产业园基础上,两地又签订了“飞地”产业园合作协议,在萧山择地建设龙泉消薄科创“飞地”150亩。“飞地”成为园区的“升级版”,面向数字经济、文化创意、生物医药等领域招引企业和人才,成为龙泉探索经济薄弱村消薄增收的新路径。

内与外,对口帮扶奔小康

“东部经济发达县结对帮扶西部贫困县‘携手奔小康行动’和民营企业‘万企帮万村行动’,都要向深度贫困地区倾斜。”

——摘自《习近平谈治国理政》(第二卷)

“脱贫攻坚,全国一盘棋;全面小康,决胜在合力”。中国东西部结对牵手、协作扶贫,是最具中国特色的“扶贫故事”,而站在东海之滨,一幕沿海与内陆携手共赴全面小康的大片,已渐入高潮。

1994年,我省开始对口支援西藏,随后又相继开展了对四川、贵州等地的帮扶工作。“要坚决扛起东西部扶贫协作的政治责任,把精准扶贫和精准脱贫摆在首要位置,全力帮助对口地区打赢脱贫攻坚战。”这是浙江省委、省政府的庄严承诺。

四川、贵州、湖北、吉林4个省80个县(市、区)的大地上,浙江的援建干部助力当地脱贫攻坚的故事不断上演。在贵州省普安县,一只长毛兔盘活了贫困户的“门前屋后”经济;在四川省通江县,来自丽水山区的电商经验成功将当地农产品打造为电商“爆款”……

扶贫必先扶志。“只要有信心,黄土变成金。”激发内生动力,调动贫困地区和贫困人口积极性,才是脱贫的根本途径。选派到贵州挂职的浙江干部,一个重要的工作就是在当地发动干部群众,“把贫困群众心焐热、脑更新、劲鼓起”。黔西南州兴仁县城北街道锁寨村,曾是一个常年“锁”在深山的布依族村寨。由于交通闭塞、生产设施落后,村民生活普遍不富裕。在宁波市对口帮扶后,昔日小山村解开了制约发展之“锁”。援建干部唤醒了锁寨村人干事创业的热情。“真是没想到,我们这偏僻的地方,也能发展起来。”当地村民说。

我省在结对帮扶和对口支援过程中,除了资金支持,更注重长效帮扶机制的建立健全,增强贫困地区自身造血能力。

在嘉善,浙江首个跨省、跨区域“飞地抱团”强村项目——嘉善、庆元、九寨沟“飞地”产业园已于去年动工,规划用地300亩,总投资2.28亿元。这标志着三地协作扶贫强村工作进入新阶段。据介绍,项目首期建成投入使用后,预计每年可为庆元和九寨沟带来约2200万元收益,推动九寨沟48个贫困村增强“造血”功能。

2018年,浙江省东西部扶贫协作财政援助资金达28.31亿元,是2017年的6倍,共帮扶对口地区72个县携手奔小康,县均投入财政援助资金3933万元。其中,我省向对口的25个深度贫困地区援助财政资金14.35亿元,占援助资金的51%。

亲戚越走越亲。浙江的各级党政领导干部常去对口援建地区“走亲访友”。今年8月,浙江省代表团赴吉林学习考察,我省将加大人才选派、资金支持、项目合作等的力度,与吉林一道打赢延边州脱贫攻坚战。同时充分发挥浙江的市场优势、浙商优势与吉林的资源优势、产业优势,深化产业、物流、生态、旅游等领域的全面合作,推动双方高校、科研院所与企业加强产学研合作,努力实现共赢发展。

市场是浙江的优势,在对口帮扶工作中,浙江省尤其重视发挥市场机制的作用,构建扶贫协作的动力机制。多年来,浙江省通过建立健全对口帮扶工作机制,不断推动对口帮扶工作向全方位、宽领域、深层次发展。

原标题:

责任编辑: 徐巍

扫一扫关注官方微信